第五十七章 恩赐

景乐郡主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这样一天。

她在城外赈灾的时候,靖老王爷找回了自己失散多年的私生子,还被皇上定为王府的承袭世子。事发这样突然是也为了疫症的原因,老王爷怕自己有个三长两短不能替这个孩子正身,所以才在没有通知景乐郡主的情况下突然册立世子。

景乐郡主回到王府还未来得及洗去一身风尘仆仆,就被告知了自己还有个失散多年的弟弟,并且承袭了王府的爵位。皇上的赏赐也适时到达:一座郡主规制的华丽府邸。言下之意很明白了,她不必在婚后方能独立开府。

在父亲和下人面前她表现出了很好的自控力,全程面带微笑、甚至是欣喜若狂的接受赏赐。

但只有素麽麼感受得到她僵硬而颤抖的身体。

“郡主,”回了房间,关上门,素麽麼有些担忧的看着郡主苍白的脸庞,“这里没人了,莫要憋坏了身子。”

景乐像是没有听到,仍旧僵硬的站在那里纹丝不动。

素麽麼叹口气,她在郡主身边待了这些年,深知她的艰辛与不易。世人皆不明白为何郡主幼时会被寄养在远离都城的镜城,都因为她的生母李氏嫉妒正房膝下有两子,而自己却只有一个女儿,多次设计陷害正房母子,被靖王爷查了出来。这位李氏曾是靖王爷年轻时候的青梅竹马,可惜门不当户不对,没能明媒正娶嫁入王府,在靖王爷有了嫡妻之后也曾放弃过,后来不知为何又找了来,声泪俱下说还是想要同王爷在一起。靖王爷同她的确余情未了,这才说服了嫡妻纳了妾。

一滴眼泪毫无预警的从景乐郡主脸上掉下来,而她却笑出了声……

“郡主……”素嬷嬷很有些担忧。

“明日,我们明日就搬,郡主府邸那里连夜派人打点去吧。”她深呼一口气,既然已经无可更改,她也不愿再做这寄人篱下的可怜人。越是有人要看她的笑话,那么她就越发不能低头!

“明日?!会否……”素嬷嬷还未去看过那府邸,谁知道有多少需要准备的,明日还要进宫谢礼,实在仓促。

“好了,我累了。”郡主疲倦的摆了摆手,她想一个人静一静,这一晚,她有很多事情要好好想想。

皇上的旨意传达到之后的隔日,这几人都依例需要进宫面圣谢恩。

虽然早就听说每月初一和十五的大朝时辰要求极为严苛,面圣的官员往往需要天不亮就在宫门口列队等候。但等到需要亲力亲为的时候,月见发现自己还是太大意了……她昨晚实在不该睡得那样晚。

月见很后悔骑着马来,若是做马车还能再眯一会儿。天色朦胧,远远就瞧见一道笔直欣长的黑色人影,那只老狐狸不论任何时候都是那么气度非凡的模样,才会让人总是第一时间就被看见吧!

不知怎么的,月见的瞌睡虫全都消失了。听说他这几日仍旧没少去城外料理后续的事情,难怪,瞧着又瘦了些许。

“一会儿谢恩别犯迷糊,在圣上面前大不敬是要进天牢的。”城外归来之后,他着实又忙了几日,今日见到月见心口忽然有些绷的生疼,这奇怪的反应让他有些无措,难道是……怎么会,他怎么可能陷入如此幼稚的情绪里……

月见撇撇嘴,“这一次也就罢了,若是不幸做了官每日一次真是要命。”她口无遮拦,没注意旁边身穿朝服的老朝臣们愤愤的眼神。

龙鹰扬略有些歉意的冲那几个听见月见抱怨的朝臣微微点头示好,“亦安还好么?你打算将她一直放在府中?”

“尉迟府上又不缺她一口饭,我也找了乳母,今后她就是尉迟府上一外姓小姐。此时若将她推出去,我才不忍心。”说起亦安,月见脸上有些柔软。

“可是你一未出阁的丫头,将来难免尴尬。”龙鹰扬说的并非不在理,旁的大户人家就算收养了也是做陪读或丫鬟用,哪有这样当小姐养的,传出去这算是月见的义女?未曾婚配就有了女儿,实在惊世骇俗。